福建省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被判侵权和不履行剽窃罪

职称论文剽窃 论文博士 3周前 (09-28) 7次浏览

原题:福建省第一教育局一工作人员被判侵权不履行判决。法院立案执行。永泰县教育局工作人员蔡品团因抄袭福建省永泰县城南小学语文教师吕强珍的论文,被对方起诉。经审理,法院认定其“行为构成侵权”,应当在有关刊物上发表道歉声明,并给予对方经济赔偿。4月9日,吕强珍告诉澎湃新闻,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生效近5个月后,蔡品团没有上诉,也没有执行法院的判决。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9月至2009年9月,蔡品团还在永泰县城南小学工作,先后担任教学主任、副校长。吕强珍告诉澎湃新闻,他已经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3月27日,法院回复称“本案已立案执行”。澎湃新闻联系蔡品团接受采访,对方听完他的意图后以“不方便也没时间”为由挂断了电话。今年50岁的吕强珍是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城南小学的语文老师。据他回忆,2005年,他写了一篇题为《贴近‘跌倒’二字理解感情”的教学论文当永泰县师范学校的一位领导来城南小学检查我的工作时,他发现我的论文写得很好,建议我发表,”吕强珍告诉澎湃新闻。当年5月20日,上述论文发表在2005年《福州市课程改革(小学版)》第25期(共39期)期刊上。大约7个月后,它发表在《成功之路》杂志上。陆强珍获《成功之路》杂志教育论文三等奖。2006年7月,吕强珍在全省小学语文教学论文评选活动中获得二等奖。同年8月,吕强珍将文章题目改为“复述变脸”,发表在《福建省小学语文教学论文选集》上。2018年9月,为参加福建省中小学高级教师职称评审,吕强珍在网上搜索自己发表的教学论文。他无意中发现,上述两篇教学论文被永泰县教育局科室保卫处工作人员蔡品团“抄袭”,公开发表。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11月,《小学教学参考》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不妨改变“复述”面貌》的文章。本文收录在CNKI知网空间。2013年3月,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小学语文教学新探索》上发表了《蔡品团》一文。2014年1月28日,文章被福建省基础教育网收录。相比之下,蔡品团发表的两篇教学论文,无论在题目还是内容上,都与陆强贞极为相似。公开资料显示,蔡品团自2000年9月起任永泰县城南小学教学主任,2005年5月任副校长;2009年9月,蔡品团调任永泰县葛岭中心小学校长,至2017年9月任城关校长永泰县小学;2019年9月起,蔡品团调到永泰县教育局学校安全处工作,目前仍在工作。吕强珍认为,2000年9月至2005年8月,他和蔡品团在永泰县城南小学教学办公室共事。他们有很多互动,后者很快就成了学校的副校长。2006年11月,一篇名为《蔡品团》的文章发表文章的抄袭“不妨让”复述“变脸”本应发生在他担任城南小学副校长时的陆某说。蔡品团在担任永泰县葛岭中心小学校长后,抄袭文章《贴近“跌倒”二字》,理解感情的含义。县教育局称“没有发现抄袭”。发现抄袭后,吕强珍分别购买了《小学教学参考》和《小学语文教学新探索》两种期刊的相应期刊号,以保存证据。吕强珍说,蔡平团“抄袭”的两篇文章都被批为“中小高”职称和学科带头人,但自己的选题受到影响。2018年9月27日,吕强珍将此事上报永泰县信访局,并移送县教育局人事处处理。同年12月25日,县教育局对吕强珍作出答复。文件显示,2009年9月,蔡平团申请“中小学、高中”教师岗位资格,并获得批准。“让复述改变面貌”是他的代表作。2014年5月,蔡品团被评为福建省第四批中小学(幼儿园)学科带头人,参与论文包括《把握坠落的意义》。但在“送审论文鉴定”中,永泰县教育局表示,经鉴定,上述两篇文章的总复制率分别为10%和2%,因此“未发现抄袭”。这一结论是陆强贞无法接受的。当他在回信上签名时,他写道“永远不要被说服”。吕强珍说,在教育局调查期间,他多次与蔡平团交涉,希望后者公开道歉,并宣称自己的论文是抄袭的。但对方只表示“极为悔改”,愿意赔偿损失,并前来通过中介劝说他“放弃”,并且要“大方”但是我想要版权,所以我不允许他。法院判决“侵权成立”后,被告至今未履行,经多次沟通,双方未达成一致。2018年,吕强珍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蔡品团停止侵犯其著作权,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据吕强珍交代,他专门买了一本《知识产权法》,并“看完后会起诉”。根据司法文书网站公布的《吕强珍、蔡品团著作权归属及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22日公开审理,11月15日作出判决。吕强珍起诉称,2009年,被告人蔡品团利用《我可以改头换面“转述”一文,通过福建省“中小学”教师职务


优论文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喜欢 (0)